比駐京辦本身更值得關註的,是“駐京辦需求”。需求不變,即便撤了也是“名亡實存”。在這個意義上,讓縣級駐京辦真正成為歷史,就要走出“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”式的思維定勢
  國家機關事務管理局近期通報,各駐京辦事處接待數量同比平均降幅達70%。但記者調查發現,儘管國家嚴令撤銷,一些縣級駐京辦改名為服務中心、聯絡處、會館等,仍在私下運行。
  這則新聞,既在意料之外,也在意料之中。早在2010年國務院發出撤銷令時,就有媒體預測,有的縣級駐京辦會改頭換面、借殼重生。如今,或穿上迷彩服,或“大隱隱於市”,一些縣級駐京辦成了請不走的菩薩,其背後的隱情,值得深思。
  電影《神鞭》有一句臺詞,“辮子沒了,神還在”。如果駐京辦撤了,但“人還是那些人,事還是那些事”,那麼駐京辦註定難以說再見。因此,比駐京辦本身更值得關註的,是“駐京辦需求”。需求不變,即便撤了也是“名亡實存”。在這個意義上,讓縣級駐京辦真正成為歷史,就要走出“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”式的思維定勢。
  平心而論,駐京辦並非一無是處。在方便中央地方交流、提高進京辦事效率等方面,發揮著重要作用。只是,後來的駐京辦越設越多,其職能不斷被擴大異化,成為接待和應酬的場所,甚至演變為滋生腐敗的機構。正因如此,改革駐京辦就要區分:哪些職能是合理的,哪些是不合理的?哪一級是必需的,哪一級是不必要的?
  縣級駐京辦撤銷、市級駐京辦報批、省級駐京辦保留,當初國務院文件體現的就是這一務實思路。同樣,沿著這一思路,輿論盯著縣級駐京辦,並不意味著省市駐京辦就高枕無憂了。縣級駐京辦背後的“另類需求”,省市一級駐京辦有沒有?而造成這種需求的,除了省市縣自身,還有沒有其他的原因?
  比如,“跑部錢進”問題。有論者指出,只要跑項目、要資金需求不止,駐京辦就會找到存在的理由,以各種方式延續其“跑部經濟學”。去年以來,國務院已經取消、下放了數百項審批權。釜底抽薪解決駐京辦的“跑部錢進”問題,就要進一步加快轉變政府職能速度,加大簡政放權力度,從根本上鏟除“跑部錢進”的土壤。在這個意義上,駐京辦是衡量簡政放權的一把尺子。
  比如,上訪維權問題。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強調,要處理好維穩與維權的關係。緩解駐京辦在這方面的壓力,就要切實按照法律要求,把群眾合理合法的利益訴求解決好,使群眾由衷感到權益受到了公平對待、利益得到了有效維護。同時要處理好文明執法與嚴格執法的關係,既不能搞粗暴執法、“委托暴力”那一套,又要堅持嚴格執法,對違法行為嚴肅依法處理,走出“小鬧小解決、大鬧大解決”的誤區,並由此捍衛法律尊嚴、穩定人們預期。在這個意義上,駐京辦是衡量依法行政的一面鏡子。
  再比如,接待應酬問題。除了承擔公務,一些駐京辦還成了領導的“生活秘書”,要為領導及其家人來京就醫、子女就學等提供“一條龍”服務。駐京辦成為繼豪華酒店、神秘會所之後的又一值得關註的公款消費場所。反“四風”沒有自留地,八項規定更不會設保護區。在這個意義上,駐京辦也是反“四風”的一塊試金石。
  當前,第二批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正在開展。如何抓住駐京辦這個“末梢神經”,見微知著查擺問題、舉一反三整改落實,這是對全面深化改革力度的考驗,也是對改進作風成效的檢驗。
 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uj83ujyq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